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ave a good time !!

mind act upon mind

 
 
 

日志

 
 

“烟草院士”事件:控烟战争背后  

2013-03-23 00:05:33|  分类: 社会你我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插图 老牛

自从谢剑平2011年底入选中国工程院环境与轻纺工程学部院士以来,外界对他的质疑声一浪高过一浪。

谢剑平曾在当选院士后表示:“研究出最大限度减少危害的新方法,是我们烟草科技工作者的责任和使命。”而中国协和医科大学教授杨功焕认为,谢剑平的说法极具欺骗性:“到目前为止,国际上尚没有一种可以达到‘减害’效果的卷烟产品,谢剑平作为国际烟草科研合作中心(CORESTA)理事会的中国代表,他非常清楚这一点。”她告诉本刊,“减害降焦”研究给烟草行业带来巨大收益:仅2011年1月至11月,低焦油卷烟累计销售327万箱,同比增幅405%。

近日,中华预防医学会、中华医学会、中国医师协会、中国医院协会、中国健康促进与教育协会、中国防痨协会、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七家机构联名致函中国工程院,要求撤销其院士资格。

中国工程院常务副院长潘云鹤则表示,依据章程,工程院不会主动撤销谢剑平的院士资格,但正在对谢剑平做劝退工作,对方仍不接受。此前,中国工程院副院长、院士增选政策委员会主任旭日干也已回应,刚刚修订的《中国工程院专业划分标准》中已经删除了“烟草科学与工程”这一学科,“今后,中国工程院院士增选不再受理烟草科技领域的候选人的提名或推荐”。

54岁的谢剑平是郑州烟草研究院的副院长,师从我国烟草研究奠基人朱尊权院士。朱尊权院士为提高国产烟的水平,做了大量烟草选种、栽培、配方、工艺等工作。谢剑平则长期从事烟草化学、烟草香料和卷烟降焦减害的应用研究。尽管同样对我国烟草研究做出了贡献,但师徒两人面对的控烟环境相差悬殊。1997年,朱尊权当选我国第一位烟草研究领域院士之时,《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尚未在我国生效。而谢剑平入选院士时,国内的控烟战争已经进入白热化。

我国的3.5亿吸烟者抽掉了全世界40%的卷烟,每年有120万人死于吸烟。尽管各地纷纷出台控烟新规,但烟产量在最近10年保持着年均3.5%的增速。2012年,我国卷烟制造业利润总额为1018.85亿元,同比增长26.97%。

在《中国卷烟科技发展纲要》中,国家烟草专卖局(中国烟草总公司)明确提出了中国卷烟科技发展的方向:科技工作就是要为“中式卷烟”服务。位于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的郑州烟草研究院,是唯一直属于国家烟草专卖局的综合性科研机构。国内控烟组织认为,谢剑平从事研究的经费,几乎全部来自烟草行业资助。

“减害降焦”的思路即加入中草药,降低卷烟燃烧过程中的焦油含量。谢剑平的这项研究,包括他研发的“神农萃取液”被部分应用于“五叶神”、“黄鹤楼”、“芙蓉王”和“红塔山”等卷烟的生产和促销宣传。“五叶神”集团官方网站上写着如此宣传语:中国卷烟行业第一个“低害品类”,上市十余年来,累计创造税收260亿元。

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王克安向本刊记者解释了“减害降焦”研究涉嫌学术欺骗的原因:一是“中式卷烟”的焦油含量的确减少了,但是卷烟中的其他物质如亚硝胺、稠环芳烃等致癌物质并未减少;二是该研究并未进行大规模的临床研究,也没有针对慢性病和致癌情况进行人群试验,就宣称“中式卷烟”达到“减害”效果;三是对部分抽烟者而言,降焦、膨化技术、过滤嘴等加工方式使卷烟抽起来“没劲”,因此会抽上更多根,甚至不能达到“降焦”效果。

中国毒理学会副理事长、毒理学家郑玉新教授告诉本刊:谢剑平得出“低焦油”卷烟危害低的结论,依赖于卷烟成分的理化分析、体外毒理学评价及致死急性毒性评价指标,这些属于低级别证据,并且目前已被具备高级别证据的国内外研究否定。

杨功焕告诉我们,2012年11月27日,美国联邦法院做出判决,责成烟草公司承认其欺骗行径,并要求烟草公司声明:“所有卷烟都会导致癌症、肺病、心脏病和早逝,淡味卷烟、低焦油卷烟、超淡味卷烟和天然卷烟无一例外。没有哪一种卷烟是安全的。”

中国工程院院士秦伯益说:“这份判决执行书国内很多控烟专家手上都有。今年1月28日工程院领导曾向我了解这份判决书,29日上午我就送了过去,但没有回音。2月2日旭日干副院长就谢剑平问题向媒体表示,中国工程院今后不再受理烟草科技领域的候选人的提名或推荐。”

截至目前,中国控烟协会已经七次致函中国工程院,恳请工程院尽快撤销谢剑平的院士资格,并在致函中称:既然今后院士大门向烟草科技领域关闭,说明知错了,为什么不能改错?这距离中国控烟协会首次致函已经过去了16个月。

支持控烟的专家和机构频繁借助媒体发声,而谢剑平院士则一直拒绝回应,其本人的手机和办公电话一直无人接听。郑州烟草研究院院长办公室主任窦滨和“减害降焦”课题组组长聂聪均拒绝采访,用其宣传部门工作人员的话说:“他们(控烟方)想怎么说,让他们说去,我们最近很忙。”

去年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两院院士大会召开前,工程院主席团曾对“烟草院士”解决方案进行表决,对于“复议谢剑平院士资格、修改工程院相关章程”一项,经投票后未通过。对于“从维护工程院声誉和全国控烟工作大局,建议其本人提出辞呈”一项,大多数人投票同意。历经多次劝退,谢剑平并不接受,造成了目前“劝而不退”的僵局。

事实上,这并不是烟草行业与控烟组织在“中式卷烟”项目上唯一的一次交锋。去年“烟草院士”话题发酵期间,在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工作办公室第67号公告上,由国家烟草专卖局推荐的《中式卷烟特征理论体系构建及应用》位列科学技术进步奖名单。在项目申报材料中写着,由于此项研究的推广应用,已实现新增销售收入1735.74亿元,新增利税1421.80亿元。

“我们当时就提出质疑,提醒中国科技界必须严肃对待这件事,国家不应该鼓励这种见利忘义的行为。秦伯益、钟南山等30位院士也联名写信,表示了深度关切。”王克安告诉我们,“国内的烟草企业打出了‘中式卷烟’可以清除烟气自由基、吸完后嗓子很舒服、增加香味等的广告,无非是要达到促进烟草消费的目的,但‘低害’、‘减害’这种说法本身就是欺骗,会导致更多人的健康问题。”

王克安说:“国内的烟草企业一直不愿意在包装上印骷髅、烂肺、坏牙的图案,但他们对外销产品,比如销往澳大利亚、港台地区的产品就会印。这是很可恶的地方,如果国内包装也印上这些图案,可以减少烟草在送礼、宴请方面的消费。”

专访中国工程院秦伯益院士

三联生活周刊:你跟谢剑平院士相熟吗?你曾当面问过谢剑平关于“减害”毒理的问题,而他没有回答。你能谈一谈那次工程院讨论会的细节吗?

秦伯益:我过去不认识谢剑平。2012年2月8日上午针对社会上的质疑,工程院组织了一次有关谢剑平工作的学术答辩讨论会,由旭日干副院长主持,环境与轻纺学部和医药卫生学部各有七八名院士参加,谢剑平本人也参加的。在他半小时报告后,很多院士提出了疑问,他一直不吭气。我就“减害”实验和毒性试验等方面提了好几个问题,谢剑平没有回答一句话。那次会议是开得很正常的,可惜后来这个问题就转入暗箱操作,问题越搞越复杂。此后,我感觉院领导的态度也越来越模糊,越来越为难了。这期间发生了什么问题,我就不得而知了。

一年多来,在媒体上有很多专家和群众对谢剑平的批评和质疑,他始终没有回应。这情况很不正常,因为科研工作者受质疑是很常见的事,受质疑者都会做出回应,像谢剑平这么无法回答反驳,不为自己辩说的,我还没有见过。

三联生活周刊:2011年12月,谢剑平依照程序历经两轮院士投票,入选中国工程院院士。在其公示期间,你和钟南山、巴德年等院士是否提出了反对意见?当时谢剑平顺利当选是怎样的背景?

秦伯益:公示期间,我们没有注意谢剑平的问题。因为这不是我们学部名单中人,即使注意了,也很难发现问题。因为公示的只是学部、姓名、单位、学科等几项。仅凭这些简单内容,是无法发现问题的,况且我们不是做烟草研究的专业,不认识谢剑平,过去不知道他的工作。

2011年8月工程院刚公布当年当选新院士名单后,上午10时网友刘志峰就著文反对,接着杨功焕、吴宜群、王克安、陈春明等控烟组织的专家也纷纷反对。他们指出其错误和危害,这才引起了工程院王陇德、陈君石、钟南山、巴德年和我等院士的关注和质疑,逐渐从4月初30名到5月底103名院士联名,力主复议并撤销谢剑平的院士资格。

三联生活周刊: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研究所陆士新院士表示,控制烟草对人类的危害,应走降低香烟中有害物质含量之路。你认为这条道路是否可行?

秦伯益:原则上讲,陆士新院士的意见是善良人们所希望的。但现在是具体处理谢剑平申请院士的材料造假问题,他没有做“减害”研究,而说他的卷烟有“减害”的效果,这是造假,是欺骗,是违背科学道德的。

他强调焦油有害,减了焦就减了害。这个思路在上世纪国外做了大量研究,被否定了。因为烟草内除焦油外还有苯并芘、多环芳烃、胺类、醛类等几十种致癌物质。焦油减少了,烟劲就少了,吸烟者就以多吸烟来达到本人的吸烟欲望,因此卷烟销售量增加了。结果焦油的吸入量没有减少,还吸入了更多的其他致癌物。

以上是国际烟草研究领域的全球共识,谢剑平作为国际烟草研究学会的成员,不会不知道。现在他没有实验证明来否定国际上“降焦”不能“减害”的结论,而诳称“降了焦”就能“减害”,这是明显的蓄意欺骗。由于中国烟草专卖局的纵容,这种伪科学在中国通行无阻,欺骗了包括很多专家在内的人民大众,是不道德的。

谢剑平用“神农萃取液”加入他的卷烟内。“神农萃取液”是中药,中药加入到食品、化妆品、饮料或者香烟等要进入人体的产品,至少要按药品新剂型的第四类进行申报。但“神农萃取液”没有国家的生产批准文号,更没有加入卷烟作为新制剂的生产批准文号。国家规定,没有批准文号就上市销售,就是违反法规。

三联生活周刊:“烟草院士”事件中,外界对工程院有诸多质疑。第一点就是,谢剑平“卷烟危害性评价体系”和“减害降焦技术”研究属于基础研究还是应用研究?中国工程院将其划分到基础研究的做法有什么特殊意义?

秦伯益:“卷烟危害性评价体系”是应用性方法学研究,“神农萃取液”加入卷烟是应用性研究,他整个成果的体现是卷烟销售量的增加和利税的增加,他本人申报材料上的内容都指向卷烟的应用。调查组帮他说成是“基础研究”,只能看成是打“马虎眼”,想以伸缩性较大的“基础研究”来掩盖有硬性规定的“应用研究”的缺失。结果“掩耳盗铃”、“弄巧成拙”、“欲盖弥彰”。从此也使人怀疑,院领导当初说要成立一个态度“中性”的调查组,以便得出公正的结论。那么,这样的结论公正吗?成立一个不能得出公正结论的调查组,院领导的意图到底是什么呢?

三联生活周刊:由于历史原因,之前的烟草研究划归于环境与轻纺工程学部,但谢剑平在卷烟中增加中药试剂的研究与人体健康密切相关,应当放在医药卫生学部评审。中国工程院副院长旭日干日前表示,已经修订《中国工程院专业划分标准》,删除了“烟草科学与工程”这一学科。在这个前提下,第二点疑问就是,谢剑平院士现在应当划归在什么学部之下?

秦伯益:我认为,工程院删除了“烟草科学与工程”这一学科的做法不合适。这一学科是列入了国务院学科序列内的,工程院无权删除。工程院这种做法是被谢剑平事件缠痛了头,“慌不择路”、“矫枉过正”,想以“下不为例”,换一个“既往不咎”。

谢剑平之所以会被通过,主要是缺乏“同行评审”。环境与轻纺学部和后来的调查组内都没有一个同行。所以他们谁也不出来公开回答学术界的大量质疑,这是很不正常的。

至于谢剑平,我根本不承认他的院士资格,我认为他不该属于任何学部。体面的做法是自己辞退,将来如果真的做出像陆士新院士所希望的那种结果,我们会支持的。

三联生活周刊:第三点质疑,中国工程院医药卫生学部的张伯礼院士是“烟草院士”事件的调查小组成员,他曾经是谢剑平申报院士成果项目的鉴定委员会主任委员。你认为他是否应当回避?

秦伯益:我认为应该回避。至少工程院调查组在成立之初,应该说明他曾担任过谢剑平主要成果项目的鉴定委员会主任委员并支持过该项目。其实,张伯礼还是太老实了,领导交办的事就接受了。

在2月1日旭日干副院长答记者采访的报道发表后,2月2日,钟南山、巴德年和我就给周济、旭日干二位院长一封信,其中有一段:“本项调查纯属学术调查,没有政治问题等秘密,应该在阳光下进行,调查结果应开会讨论,适时公布调查结果。但调查报告至今未向院士公开,甚至没向主席团公开。这样暗箱操作,不合适。院领导凭调查组一面之词,对调查结果无法负责,难免做出错判,也难以服众,最后怕又会陷入被动。”

此外,我们还指出了:“调查结论说,谢剑平参评院士的材料‘各类奖励奖项,未发现造假’。我们对此有异议。我们并没有指控他的获奖程序造假,而是学术造假,因为他没有做‘减害’的研究却说有‘减害’的效果、所用技术方法也早已被国际学术界证伪等。调查结论没有针对质疑者的问题,答非所问,忽悠不知情的群众。”

三联生活周刊:谢剑平入选院士经过4年3次提名。在其3次评选院士过程中,烟草行业和控烟组织是否施加过压力,要求其当选或是要求不予通过?

秦伯益:这个我不知道。如有这种事情,也是桌子下面的活动,外人无从知晓。

三联生活周刊:你怎么看待目前这件事的僵局?调查结果尚不公布的背后可能有哪些原因?

秦伯益:

其实,从学术上否定谢剑平的资格是很容易的事,但从行政上要撤销他确是非常困难的事。现在群众中议论较多的是,社会上的“公关”活动很普遍,院士们特别是院领导“被公关”也难免。有错不纠,久拖不决的背后有没有不正之风的影响?这是社会上对工程院这次在谢剑平问题上的暧昧态度最普遍的疑问。我们认为,“被公关”不是大问题,但问题一经指出还迟迟不纠正错误就不是一个小问题!

我们工程院的集体形象没有必要被一个谢剑平和烟草行业所捆绑!因此我很希望媒体能深入追踪,及早给社会一个明确的交代,保持工程院在学术上和道德上的纯洁性,还我工程院的良好声誉!

三联生活周刊:《中国工程院章程》第11条规定:“当院士的个人行为涉及触犯国家法律,危害国家利益或涉及丧失科学道德,背离了院士标准时,可依据以下程序撤销其院士称号,即:有不少于五位院士书面提议,或者经学部常委会、主席团提议,要求撤销其院士称号,经其所在学部常务委员会调查核实,进行审议后,由本学部全体院士投票表决;参加投票表决人数达到或超过本学部应投票院士人数的三分之二,赞同撤销其院士称号的票数达到或超过投票人数的三分之二时,可做出撤销其院士称号的决定。此项决定,经院主席团审查批准生效,并通报全体院士。”你认为谢剑平的情况适用这条规定吗?

秦伯益:谢剑平目前的情况还不适合这条规定。目前还是第一劝退,第二在下次院士大会上修改章程,再按修改后的章程启动复议和撤销程序。当然这相当困难,这将是对工程院的严峻考验。

信源地址:http://www.lifeweek.com.cn/2013/0320/40298.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