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ave a good time !!

mind act upon mind

 
 
 

日志

 
 

我评职称的那些事  

2013-04-27 00:23:32|  分类: 毕业找工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在我国文革后恢复高考的第二年考上大学的。因为太穷了,像逃荒一样的,能够出来读书就有饭吃,好像我当时的考分远高于本科线,我还是把第一志愿填上了湛江农学院(就读的时候改为湛江农业专科学校)。我很感谢邓小平,这高考给了我一条生路。但是,我的人生道路就开始了在颠簸中前行。

1981年毕业分配到广东湛江的农垦部门,来到第一个单位报到的是一个农场的分场中学。开学后,我又被调到该场的中心中学,意图安排我当生物学教师。但我的生物学知识当时比较零碎,负不起这个对学生的期望。通过学校领导和我后来工作的农场的协调,在当年的11月份,我调到了另外一个农场的生产科,做起了热带作物的技术工作。边干边学,这使我有了一些用武之地。很感谢这个农场的有关技术领导,我在这个农场工作了10年,也打下了一些作物(植物)知识的以及生产技术方面的一些基础。

到该农场后,我三年后就被评为助理工程师(初级职称),再5年后的1988年,很幸运的就被评上了热作工程师这样称谓的中级职称。当然,那时候我还是干了一些工作的,如一些作物的技术措施的修改和实施,主持执行过农业部的课题;并获得过地方农垦局(湛江农垦局以及广东农垦局)的一些科技成果奖励;也有一些个人荣誉,如被授予广东省的农村先进工作者,广东省的农村青年星火带头人以及国家的农村青年星火带头人等。但这些也只是一些虚荣,早已是过去式。

1991年底我调离了我工作10年的农垦系统,到我家乡的县城,在一个称为发展公司的下属小苗场,当起了“山小王”。这一年,这个苗场的水果产量提高了,培育嫁接的果苗也不错。后来被我现在工作单位的领导看中,在一年后的1992年底,我就调到了现在这个科研单位。在这个工作单位,看花开花落,看云卷云舒,慢慢的我就变老了。

因为在农场时所评上的职称系列与到研究单位的职称系列不对口,在后来我申请把职称换了个称谓,叫农艺师。

开始在一个果树课题当负责人,但因为一些利益关系的纠葛我不懂,几个月后被当时的领导刷下来了。一气之下,我当时到了所内一个个人承包的园林苗木苗场,大约工作了一年多一点,好在当时领导说这对我的连续工龄不会影响。但说实话,后来的工资调整,这私人“老板”还是赖了一些不给全。我就这样转了一下又回所里上班了。也拜托这一年多的工作,才是我后来连续在所里的基层开发部门(园林中心)连续干了8年。

回所里工作的前期2年,还是在课题组里,但当时的科研工作不好开展,而课题里的各个课题又有创收的任务,我在课题组这2年只是做了一个科研苗圃基地的建设。后来,在所领导的忽悠下,我从1996年4月至2004年5月到这园林中心,单打独斗的挑起了这个任务。

在这8年时间里,我可算是尝足了甜酸苦辣,什么是欲说还休的滋味;但也有一些小浪花,因为我的高级职称(高级农艺师)是在这期间的1999年被评上的;我也在评上这职称后的那一年报读了一个经济管理的函授本科,至少看问题的视野开阔了一些,也使我后来有机会转回到科研环境里做了一些工作。

最遗憾的是这期间,我父亲离我远去了。他那时是身体很不错的样子,是被肺癌夺走了生命。那时候是欲哭无泪啊。

我的身心是疲惫极了。

我是不顾一切的回到科研线上的。那时候,我是一个没有背景的人,注定是被边缘化的,但我还是回到这条道上了。说起这个有点悲催,在全所不多的几个高级职称人员中间,我当时是与一个中专技术员同等待遇的科研四级岗位回到科研上的,而大部分中级职称的技术人员都是三级科研岗位的。但这也开始了我重新学习的机会。

电脑的应用,有关专业知识的学习,还有身体的调养,这是我应对这些工作后的一些功课。

我也是逆了所里面研究工作转型的方向,只是在一些老一辈的橡胶育种专家的带领下,跟出来了一个对广东农垦地域上能适应所有植胶区的抗寒高产的橡胶品系,现在广东农垦已大面积种植。这橡胶品系前景十分看好,也得到种植单位他们的认可,只是还没有名分(还没有鉴定或审定)。当然,在这过程中我也发表了一些论文,其中有一篇论文在《热带作物学报》发表后,译成英文收录在“The Proceedings of The china Associationfor Science And Technology VOL.7 NO.1”(711-717)里。这也为我2009年后调整工资结构时能评为科研5级职称的垫脚砖。虽然,我的薪酬比四级岗时期好多了,但责任绩效津贴这块仍然是较低的。

但是,也就在这时候开始,我被又并回了园林中心。因此,我的科研路也就又像断线的风筝飘着,我的科研是居无定所。虽然自己还兼挂着一个国家级橡胶产业体系的育种工作,但好像和本单位没有款项来往,因此也是挂着。杂事多,想静下来多做点这方面的工作往往很难。

但我所在单位的心气和眼界是很高的,很想尽快把自己做成一流,因此现在又准备出台一个“南亚所在职人员责任绩效津贴发放办法(试行)”。在这个以项目申请为主要导向的办法里,科研人员也将面临新的挑战。按照办法规定,没有申请到项目的科研人员,无论你职称的高低,也不管你实际是否有完成科研任务的能力,都按科研人员最低的责任绩效津贴待遇发放。当然,你能够加入到一些优秀小团队并得到赏识,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

而我又悲催了。在开发系列里,有的是“经理”“副经理”的位置,但津贴比行政机关等同等职务的还低一截;而技术人员和工人班长待遇接近,与机关的办事员相等;没有技术管理方面的岗位。我是否又变成了一个副高职称的技术员了?我不知道。

这就是我坐过山车一样的职称的这些事儿。你说,我在做什么?我能做什么?

信源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29259-682010.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