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ave a good time !!

mind act upon mind

 
 
 

日志

 
 

这样的博士,想想还是没招  

2013-05-18 00:16:43|  分类: 考硕考博成长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这几年为了充实课题组,以及补上离开课题组人员的空缺,打了不少招聘广告,也做了不少次面试。不知道主要是应聘者的不足,还是我的标准太高,本来打算招职工和博士后共2-3名,结果只进了1名职工。

博士后不容易招,原来已经不止一次说过。既然大环境如此,我的课题组以及单位的吸引力又有限,所以只能说可遇不可求吧;今后还会尝试,但不会把希望都寄托在这上面。好在科技部项目开始有了间接费,可以用于部分解决正式职工岗位津贴的出处(原来只能依靠横向课题的创收,但我组里缺乏人力和时间做横向课题)。

职工招聘如果可以解决户口,招人还是相对容易的。北京等大城市户口“值钱”,这也算是中国特色。北京户口究竟有多值钱?据说市场的估价是二三十万,也就是相当于我们这里新入职的博士3-4年的收入,你说值不值钱?

从我招聘面试的人来看,博士毕业生的水平这些年来似乎差不多,没有明显提高也没有明显降低;从事过博士后的人和博士应届毕业生的求职者水平差不多——不过这并不能说明博士后经历对水平的提升没有作用,因为从事过博士后的求职者其早期学历通常差一些。虽然我不支持学历“查三代”,但我的招聘经验似乎表明,早期学历较差的人,需要通过博士后的历练才能达到与早期学历较好的博士毕业生相当的水准。

对于讲究“出身”这个事大家应该理性看待。一方面要批评招聘单位根据本科学历设置门槛,另一方面求职者也要认识到自己早期在较差学校所受的培训的确要弱一些。就算高校没有985、211或重点、非重点这种分类,依然会有名校与一般学校之分。不承认这个区别,乃是鸵鸟心态;不会奋起直追,只会坐在那里抱怨不公,依然于事无补。

招聘这个事,有时也是因缘际会。比如若干年前曾有人自己找上门来,基础其实不错,但我当时组里不缺人,或者不缺这个专业的人,就没招。后来需要招的时候,却又招不到那样背景出色的。

现在以论文影响因子论英雄的风气,不仅裹挟了成熟的科研人员,学生的观念是更毫不意外地被影响了。那些发表过较高影响因子(点数)论文的学生,心里预期也水涨船高。也许有的地方招聘很看重这个点数,可是对我而言这只是一个方面,我还要看这个高点数的含金量。

其实能否发表高点数文章不仅仅取决于学生的能力,和老师选题的新颖性(容易发论文)、课题的难易程度、课题组前期基础都有关系,甚至还有一点运气。既然如此,就不能把发高点数当作唯一标准,或者最重要的标准,只能作为标准之一。

举个例子,有个化学专业硕博连读5年的学生,在一个IF 5点几的杂志上发过两篇一作文章。不过我发现这两篇文章其实是一个方法学在不同底物上比较简单的应用,而方法学研究该课题组以前在Organic Letters上发表过,OL文章包括课题组长在内共有3个作者,此人是第二作者。当我询问此事时,答曰这是其自己为主做的工作,但导师为别人毕业需要,使其让出了第一作者。我将信将疑,向其导师发邮件索要推荐信并求证此事。结果等到的是一封扫描的格式化推荐信(这在求职者开始提供的申请材料中已经有了),而且也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这让我难以确定该生的水准。虽然如此,我觉得还是想亲自考察一下其真正的水准,方法是给其提供博士后职位,并告诉出站后有留下的机会,当然到时候有更好的出路也很好。虽然考察肯定用不了2年,但可惜没有考察半年左右的方法啊。估计这个人觉得发了这样的文章还让其做博后,心里很不爽,于是就拜拜了。

还有极个别的例子,是伪造高点数论文发表记录。人事处有一年曾向我推荐了一个名校的博士应届毕业生,背景不错,发表了3篇JMC论文,其中2篇一作。我当时不打算招药化方面的人,但对于他做的工作感兴趣,所以就下载论文来读读。这一来不要紧,结果发现那2篇一作的论文发表记录根本是伪造!论文本身是有的,但那是国内其他组的工作,他们课题组没有参与,只有那篇非一作的JMC论文确实是他们组和其他组合作发表的。于是我把这个情况告知人事处,建议他们不要再向其它组推荐这个学生了,如果有必要可以向其导师求证关于论文的事,以免“错杀“(我觉得根据我掌握的证据,其实不会冤枉他)。尽管这是极个别的例子,但建议大家对于特别出色的简历和发表记录还是要小心。有一句英文怎么说来着——Too good to be true。

还有一个应聘者,是分析专业的,专业名称记不清了,反正不是基础的分析化学,而是应用的学科如药物分析、食品分析等专业。发过论文,不高不低吧;课题做得比较杂,类似情况我也经常看到。尽管这主要应该由老师而不是学生负责任,但这样做导致缺乏系统思维训练的后果,还得由学生本人来承担。

面试时应聘者讲述其用HPLC分离并测定了xxx。我说问个基础问题,“影响色谱分离条件的因素有哪些”?对方有点懵。我又说那我换个问法,“你是怎么优化HPLC条件的”?对方如释重负地回答“换柱子、改流动相”。我又问“能举个例子具体怎么改的”?对方于是唠唠叨叨说了很多,大意是试了许多不同的柱子和流动相。我又问“流动相改变的思路是什么”?对方说就是把极性变大变小,或者用乙腈代替甲醇试试。我说你做这些尝试背后的思路是什么?对方又是张口结舌。要是我自己的研究生这么做课题,我一定会说“你这和闭着眼睛瞎试有什么区别”?

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这样的人做个技术员可能还不错。既然是要找具有一定独立工作能力的研究人员(所有博士生的答辩决议上,无一例外地都会这么写),很遗憾,这样的人我不想招。

信源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9934-690495.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