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ave a good time !!

mind act upon mind

 
 
 

日志

 
 

谁撑起了研究生的天花板  

2013-10-24 00:57:52|  分类: 考硕考博成长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研究生和导师最常争议的话题是:究竟是导师不作为令研究生痛不欲生?还是研究生不上进使导师心灰意冷?这个问题之所以难回答,一则没有哪一方会认为自己失责渎职,都强调本方是如何的尽心尽力、尽职尽责。二则各方究竟有多少努力与付出,恐怕他们彼此间都难以界定清楚,旁人又如何得知并加以价值评判呢?三则双方都基于自利性动机,批评的手电筒总是不由自主地照向另一方而缺少反求诸己的精神--研究生认为难以成长的首因在于导师雕琢力度不够,而导师慨叹教育指导的付诸东流关键在于研究生不爱不肯不愿学。四则人才培养的内在机理着实复杂,研究生的“更上层楼”既取决于当下的师生关系,更发端于过往的积淀厚薄,不排除存在“输在起跑线”的可能。

简单指责谁应该对此问题承担责任毫无意义。特别是对于研究生而言,就算你能通过详实考据论证导师是多么的不堪忍受、如此的令人抓狂,可学习是你自己的,成长是你自己的,生活更是你自己的。怨导师不如怨自己,换导师不如换思维。人能否成长,关注的向度不能过分停留在外部支持与环境配合上,最好转向如何凭借自身努力逐渐撑高人生的天花板。

研究生的成长,可用“天花板”来加以阐述。设想一个场景,几个人待在大箱子中,箱子不高且四壁可伸缩,箱中人须得蜷缩其中且要彼此容忍,这大概可看作新晋研究生的写照。要想呼吸自由的空气,让身体舒展舒适,惟一的办法就是将箱子顶部的天花板不断升高。那么,身处其中的人会如何表现呢?

第一类是“和尚撞钟”型:反正天花板不可能掉下来,躺着没危险,趴着多舒服,傻子才会劳神去关注天花板的高低,站起来多累啊!这类人到箱子里来的目的,不是学会如何顶天立地,而是寻找一个安静的休眠环境。那些家中为其安排好后路只等混个硕士文凭光宗耀祖的就是如此。

第二类是“东施效颦”型:蜷缩令人不舒服,看看身边很多人都在尝试推动天花板,那就伸手顶顶天花板,推推四壁,发现没什么动静,于是想着再怎么努力都是白费,天花板肯定钉死了无法移动,那就认命吧,换个更舒服的姿势蜷缩更具现实意义。那些成天抱怨导师不作为的学生大概属于此类—不是自己不努力,而是先天环境不配合—我想学,可导师不愿意教啊,关我什么事?!可你想过吗?研究生的内核是自主解决问题,而互联网上浩如烟海的学习资源你又主动学习了多少?更具此类特征的一类人是:认为获得好学校的硕士文凭就代表拥有了好学校优秀学生的综合素养;认为好导师的科研实力就等同于自己拥有的学术素养;认为同门师兄师姐的优秀会天然地“内力输入”到自身却忘记了世间根本就没有“北冥神功”或“吸星大法”。

第三类是“夸父追日”型:长久保持蜷缩姿态肯定会产生后遗症,寻求自我改变是必须的。于是你左冲右突,上串下跳,可天花板不是那么容易升高的,或许你已经头顶见血脚底起泡可天花板看似岿然不动,于是你面对艰难选择:要不要继续“冲撞跳跃”的努力?自我的坚持已很艰难,而身边的匍匐者也开始抱怨你踩痛了他们,并讥讽、嘲笑“最终你还是会和我们一样趴在地上”,甚至比他们还不如—至少他们悠闲自在无病无痛,而你伤痕累累身心俱疲,更有甚者会威胁你胆敢再“瞎胡闹”就集体将你按在地上给他们当坐垫。你不再尝试,停止努力,孤独的奋斗者形象就此定型,可你不知道的是:天花板其实已经松动,你只需要再试一次就能自由呼吸,可是匍匐者们的羁绊让你功亏一篑。那些最初抱有学术理想却在周围异样眼光的注视下不能坚持者就是如此。

第四类是“愚公移山”型:蜷缩是难以忍受的生存状态,必须加以解决。哪怕试验过再多次,哪怕匍匐者再怎么冷嘲热讽,哪怕心力憔悴难以为继,相信自己一定能突破天花板的障碍,就会审视箱子构造、反思破解之法、寻求匍匐者的谅解甚至支持。于是,你会发现箱子四壁其实有暗窗可供透气、天花板由液压系统控制可随施加的推力而提升、天花板并未上压重物也未上锁,最终你让阳光投进箱子,让微风净化空气,而你得以站得玉树临风并想跳就跳。至于那些匍匐者,阳光让他们极不舒服,长久趴在地上已经损坏了骨骼,再想站立也非易事。就像笑话所言:北京游客在欧洲晕倒,最简单的治疗办法是将汽车的尾气排放管对准其嘴即可痊愈。一个习惯了浑浊环境的人在清新空气中会“醉倒”,而他们本来是在清新空气中成长的。

鲁迅先生说:“走自己的路吧,让别人说去。”研究生对于人生道路的选择,当然可以依循这一训导。不管选择是基于何种理由,既要体现个性独特和抉择自由,又必须承担由此引发的后果。天花板愿否、能否撑开、撑得到多高,不由导师决定,是研究生自由意志的集中体现。与其成天做怨妇之举,不如接受现实:要躺就舒舒服服地躺,要睡就轻轻松松地睡,要撑就扎扎实实地撑,要站就堂堂正正地站。

信源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644-734621.html

  评论这张
 
阅读(34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